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俄政府拟逐步放开“限制令” 群体免疫模式已经悄然开启 旅俄华人将与病毒展开肉搏战

时间:2020年05月6日 16:24:42

  日前,俄罗斯联邦消费者权益保护和公益监督局局长安娜·波波娃表示,俄罗斯有望取消严格的检疫措施,在5月12号左右政府将讨论解禁措施。

  安娜·波波娃在宣布这一消息时特意强调,是否解禁将取决于俄罗斯人民自己。“病毒的平均潜伏期为4~8天,如果民众今天(5月4日)便开始违反检疫规定,那么很明显,5月12日我们势必要加强检疫措施。但是如果民众能够从今天开始严格遵守规定,并且积极关注自己和身边亲人的健康状况,那么5月12号便有解禁的可能。但是如果民众不遵守隔离措施,那么禁令便有延长至6月的可能。”

  安娜·波波娃这一番发言让人不禁十分迷惑,难道解禁时间民众可以自行决定?政府对民众的自我隔离进行怎样地监督呢?民众“全凭自觉”的行为真的可以作为政府政策决定的判断依据吗?换句话说,俄罗斯的感染者在这一个月内迅速增加是否也是民众的责任呢?疫情发展到今天,俄罗斯政府抗疫不力,怎能甩锅给百姓?

  这个五一假期是被俄罗斯政府寄予厚望的一个长假:也许,这是俄罗斯疫情的拐点,但是这也有可能是俄罗斯疫情新高峰到来的前夕。一切都取决于假期期间俄罗斯的疫情如何发展。俄罗斯卫生部负责人米哈伊尔·穆拉什科表示,在有利的情况下,将逐步取消这些检疫限制。但是一些措施将仍然保留,延长至有效药物或疫苗出现。他还补充说,在群体免疫(популяционный иммунитет)实现之前,不能排除第二波流行病爆发的可能。

  “群体免疫”这个词似曾相识,早在欧洲疫情爆发时,曾被多名欧洲医学专家提出。什么是群体免疫?群体免疫即一个群体中大部分人有了某种病毒的抗体后,就产生了群体免疫效应,使得其他没有免疫力的个体因此受到保护而不被传染。群体免疫理论表明,当群体中有大量个体对某一传染病免疫或易感个体很少时,那些在个体之间传播的传染病的感染链便会被中断。但群体免疫需要有庞大的患病者作为基础,这就需要许多患者付出生命的代价,否则群体免疫无法实现。

  那么,俄罗斯正在试图打开群体免疫模式,难道俄罗斯政府已经没有能力控制疫情了么?如果政府不需要群体免疫,那缘何要迫不及待地解禁呢?俄罗斯解禁的时机成熟了么?实际上,俄罗斯想要解禁理由并不充分,原因很简单:俄罗斯疫情的高峰尚未到来。此时解禁会让很多本可以避免感染的人陷入危险之中。但是俄罗斯政府似乎已经等不及了,不断释放要解禁了的信号。不仅是安娜·波波娃,就连普京也下令俄罗斯政府要为恢复正常状态做准备。毫无疑问,解禁的背后就是群体免疫的“措施”。

  有一件事情值得注意,在俄罗斯公布的疫情数据中,死亡率始终表现在超低的水平。这其实也是实行群体免疫的一个“充分的依据”:全国都解禁全民都患病也不可怕,因为死亡率很低。那么,俄罗斯的死亡率是怎么计算的呢?没有官方的说法。但早在疫情发生之初,死亡率的计算方法已经有了答案。

  3月20日,莫斯科一名79岁的感染新冠病毒的女患者死亡,女患者死亡后政府并没有把她算入因新冠肺炎而死的名单里。因为该患者身患多种并发症,她直接死亡的原因是其他病症。通过这一病例可以看出,俄罗斯相关统计机构并没有把感染新冠病毒但因病发症死亡的患者计入数据里。所以,从整个数据上来看,俄罗斯的死亡率相当低。

  也就是说,俄罗斯政府在疫情发展之初,早有打算,早就为群体免疫做好了铺垫。从各项防疫措施中也不难看出,俄罗斯政府总是有意无意的在公布严格措施的同时,还给很多公民违反规定的机会。看来,在俄罗斯群体免疫模式早就悄然开启。

  疫情发展至今,欧美一些国家仍然在群体免疫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每一个英国人都要做好失去亲人的准备”,“也许新冠肺炎会感染英国60%的人口,使得英国获得群体免疫”

  除了英国,瑞典、美国意大利等都试图或者正在走群体免疫之路。根据莫斯科谢切诺夫国立医科大学病理生理学教授的说法,形成对于新冠病毒免疫的最佳时间并非轻症也不是重症时,而是中症时,此时无需使用过多的药物。群体免疫就任何传染病来讲都必须感染半数以上的居民,总人口的60%被看作是此次新冠病毒的阈值。但是群体免疫的代价俄罗斯真的能承受吗?看看意大利的贝加莫市就知道了,这个仅有12万人的小城市竟占了意大利全国确诊病例的10%以上,而且该地有许多患者尚未确诊就已经死在家中。

  即使是宣称已经看到了群体免疫曙光的瑞典貌似情况也并不是那么乐观。瑞典直到现在仍坚持不隔离、不停课,首相斯特凡·勒文甚至敦促全民外出,去餐馆打包以支持餐饮业。瑞典的人口只有1020万,然而新冠肺炎已经造成了2787人死亡,病死率高达12.22%。近十天里,瑞典的死亡人数增加了20%,群体免疫的前景令人沮丧。这不仅让人思索,群体免疫真的可行吗?人类真的可以承受群体免疫的惨痛代价吗?群体免疫是科学防疫方法还是当局无能借口?

  以美国为例,想要形成群体免疫至少要有50%的人感染,也就是说3亿的美国公民中将产生1.5亿的感染者,即使按照10%的重症比率来讲,也将有1500万的重症患者,预计将有750万的危重症患者,按照目前纽约危重症抢救失败80%的概率来算,最终美国也将要付出600万人死亡的代价才能获得群体免疫。难怪钟南山院士一再强调“群体免疫是最消极的做法,那是一百多年前人类面对病毒束手无策时才会选择的方式。”

  英国在群体免疫计划基本宣告破产后采取了隔离措施,但是为时已晚,英国已经失去了28734位国民。

  就连一向盲目自信的特朗普都已经表示:“如果我们采用群体免疫的办法,我们将有200万人死亡。英国已经尝试过了群体免疫的办法,英国发生了什么大家有目共睹,英国受到了重挫,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继续让人们去工作,那么人们很可能在地铁内突然死亡。”

  张文宏医生明确表5000年到8000年的人类历史中,没有一次传染病的控制是通过群体免疫实现的。钟南山院士明确反对群体免疫:“我们有很多办法,我们能预防,我们能防护,我们会争取时间、争取制成疫苗。”面对病毒,我们并非束手无策,中国对于新冠疫情的有效控制便是最好的证明。

  长时间得不到严格遵守的隔离制度已经让俄罗斯公民失去了耐心,人们不再像最开始一样“谈病毒而色变”,随之而来的是对于病毒的习以为常,对于电视上每天都在攀升的数字的漠不关心,对于政府和专家警告的充耳不闻,对于自己不会是那个“幸运儿”的盲目自信,对于“正常生活”的迫切期待。如果此时,俄罗斯政府不加紧防疫措施,继续给民众传递“乐观”信号,那么前期的努力都将功亏一篑。

  还有一问:旅俄华人们本来说好坚守俄罗斯就地防疫,但如果俄罗斯走上群体免疫的不归路,华人该如何应对?!

  回望祖国--大门紧闭,仰望天空--航班无踪。俄罗斯的防疫战线就要崩溃了,群体免疫时代要开始了。旅俄华人能怎么办?只能和俄罗斯人民一起走上街头?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和病毒展开殊死的肉搏战?旅俄华人在疫情的上半场捐钱捐物,在疫情的下半场前仆后继。何其壮烈?!何其惨烈?!

  《俄罗斯经济评论》真诚感谢近日赞赏我们的热心读者!!!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俄罗斯经济评论。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显杰 )




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联系我们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