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借几百亿美元不还了!同样套路要玩9次,曾经的发达国家,如今“破产”边缘……

时间:2020年05月6日 16:24:42

黑天鹅一只接一只飞,世界就快变成养鹅厂了。富豪破产、公司倒闭,油价都能跌到负数,下一步是不是该轮到主权国家破产了?

前几天,资本市场的“违约之王”就开始了它的表演。

4月17日,阿根廷政府向国际债权人提出了一个似曾相识的重组方案:本金只能借新还旧,还厚颜无耻的提出了折扣要求,附加条件是2023年之前不计利息,三年之后的利息还得减半。

那些借钱给阿根廷的国际财团一算,亏大了!先不说三年+三年的时间成本,光本金就缩水了36亿美元,还要少收整整379亿美元的利息,唬谁玩呢?于是大家一商量,这个重组方案就没通过。

在国际债务市场上,展期、免息不是没有过先例。为了避免新兴市场的债务危机,G20就曾经探讨过冻结主权债务还款期六个月或九个月,来帮助低收入国家减轻压力。

有时候债主们也会适当做一些让步,只要能不血本无归,利润少一点也不是不行。

但这次的情况不太一样:严重依赖出口的阿根廷经济极其不乐观。在采取牺牲经济发展的“休克式”抗疫政策下,阿根廷的就业、出口、债务等一系列问题已经逐渐凸显,经济比前总统借债的时候还要差,债权人根本看不到希望、更不能松口。

投资者更看不到希望,今年一季度,阿根廷股市大跌了41.48%,全球倒数第一。

这种状况下,欠债的都是爷。

按照阿根廷经济部长的说法,他们早就处在“事实违约”的状态了,实在是无力偿还债务。既然好心好意提出的重组方案没人同意,那就只能违约了。

这绝对不是一句气话,要说欠债不还这种事,阿根廷还真没少干过,有史可查的就有8次,再多一次又会怎样呢?

02

与靠石油和矿产发家的南美老大巴西类似,阿根廷也曾经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

在19世纪下半叶,当时的中国还在千年未有之大变局里艰难挣扎,南美人民就已经开启了自己的黄金时代。

当阿根廷从西班牙殖民者的统治中挣脱出来之后,关于未来的规划内部分成了两派,一派是支持中央集权的沿海发达省份,另一派是支持搞联邦制的内陆省份。谁也说服不了谁,集权派上台就镇压联邦派、联邦派掌权则镇压集权派,一直没怎么消停。

1853年,在大地主和资本寡头的支持下,以联邦制和自由主义为主的新宪法颁布,靠政变上台的乌尔基萨也成了制宪后的第一任阿根廷总统。

靠着自由主义政策的支持,阿根廷的经济很快就发展了起来。

1855年,阿根廷就建成了第一条铁路;1866年,链接布宜诺斯艾利斯和蒙德维地亚的第一条电报线接通。便捷的铁路把阿根廷的矿区、牧场和港口链接在一起,为出口贸易的繁荣奠定了基础。

内忧外患刚刚平息,第二次工业革命就来了。

随着欧美生活水平的提高,对优质纺织品和农产品(000061,股吧)的需求逐渐增长。凭借着帕纳斯高原上丰美的水草和充足的矿产,农牧业发达的阿根廷开始把控全世界的肉制品和原材料市场。

作为一个新兴的经济体,刚刚摆脱了殖民地身份经济就开始腾飞,这样的国家在世界史上也很少见,以至于“阿根廷人”一度成为阔佬的代名词,妥妥的成了发达国家中的一员。

03

虽然经济发展的很快,但过度奉行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还是有不少BUG。

考虑到起家的过程,政府很给资本家和大地主面子,一直拒绝对市场做出宏观调控。税收系统也非常客气,所以寡头们逐渐包揽了国家经济的各种命脉,农场、牧场、工厂和铁路等等无一例外。

在这种情况下,为数众多的劳工阶层却几乎无法改变命运,贫富差距也让工人和中产无法得到与国家经济增速匹配的生活条件改善,仇富心理正在积聚。

如果在经济上升期不能把问题解决,那它一定会在经济下行期以更惨烈的形式爆发。

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各大贸易体纷纷陷入战火中。在那场堪称绞肉机的战争中,人命远不如炮弹值钱,高档羊毛和优质牛肉根本就卖不出去,阿根廷的好日子戛然而止。

一边是严峻的就业形势,一边是飞升的物价,工人和中产阶级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1919年的时候,全国还爆发了一次大规模的暴力罢工,基本上宣告了自由主义经济的寿终正寝。

一战结束之后,阿根廷民族主义盛行,国家开始对市场和外企进行干预。在战后的短暂复苏中,出口回升、经济也开始恢复,但一颗混乱的种子却开始发芽。

当时,阿根廷国内矛盾还是比较复杂的。

资本主义竞争导致一大批工人失业,土地兼并又让不少牧民无家可归,中产阶级收入常年萎缩,反倒是国企员工的日子越过越好,这都给与政府对着干的激进党派提供了力量。

为了夺取政治话语权,激进党派没少捣乱。在他们的怂恿下,光1924和1927就有两次油田罢工,结果把本可以用来推进国家工业化的时机耽误了,刚复苏没多久的阿根廷一头撞上了大萧条的冰山。

那几年里,阿根廷工业的生产和投资都严重下降,输入资本和进口商品读大幅减少,出口价格暴跌,国内大幅裁员,这下轮到不懂经济的激进党派傻眼了。

04

眼看着激进党派不堪大用,阿根廷军政派在1930年发动了一场政变,成立了接管国家的军政府。

不过这也开了一个坏头,以至于后来阿根廷军队政变成了稀松平常的事情。上一任军政府的位子还没坐稳,新一任的军政府就又靠政变上台了。

这次上台的庇隆将军影响了阿根廷后面半个多世纪的历史,背靠劳工阶级的他也兑现了自己的承诺,走上一条提高工资、放弃裁员的对劳工阶级有利的道路。

但随着福利开支越来越多,后期的庇隆不得不靠提高赤字和借债来满足劳工和中产阶级的胃口。等到连债都借不到的时候,无可奈何的他又被新的军政府推翻了……

在之后的几十年里,阿根廷再也没有过一任政府能够挑起恢复经济的大梁。

不是民粹政府手撕军政派,就是军政派推翻民粹政府,中间连势力不小的游击队也时不时进来掺合一脚,还出现了世界第一位女总统伊萨贝尔·庇隆,留下了“阿根廷,不要为我哭泣”的名句,不过两年后她就被推翻了。总之,那些年阿根廷的场面十分混乱。

1982年的4月,无力应对国内经济、政治双重压力的军政府还对英国发动了马岛战争。

在本来的计划里,阿根廷打算借着大英帝国没落的时间点,靠一场胜利转移国内矛盾、提升军政府声望。但在英国的反击下,阿根廷两个月后就宣布投降,仅剩的脸面全输光了。

05

1983年,阿根廷终于举行了一次像样的大选,终结了军人参政的传统。

但政治体制的简单变化还是没能改良这个国家的现状。1985年6月,新上台的阿方辛政府实行以反通货膨胀为主的新经济政策,但却仍未能控制通货膨胀的惯性发展。

更奇葩的是新政府在经济政策上的天马行空和异想天开。

考虑到旧比索已经行将就木,阿方辛在“南部计划”中创造了一种新的货币单位,一方面缩减开支、加强税收,一方面开发南部资源来缓解压力、减少赤字,好不容易把通胀率从360%降到了24%。

结果没过几年,习惯了高福利的玩脱了的阿根廷就迎来了新一波的货币严重贬值,通货膨胀率最高的时候甚至突破了3000%。

等新政府把上任的烂摊子收拾好,骚操作又来了。受到欣欣向荣的经济鼓舞,当时的经济部长卡瓦略直接放开了外汇管制,搞起了一比一兑换美元的政策。

没有日本的命却得了日元的命,后果可想而知。在97年和99年金融危机中,脆弱的阿根廷彻底玩脱,出口崩溃、外资撤出、全民挤兑,还欠下了几辈子都还不清的外债,那就干脆不想还了。

在这种反反复复走走停停的模式下,阿根廷的GDP也走出了心电图一样的神奇走势,今年12%,过两年可能是-12%,不是处在萧条之中,就是处在走向萧条的路上。

而考虑到经济下滑和政权更迭都在同步发生,你甚至分不清到底是因为经济下滑造成了政府的垮台,还是政府倒台导致经济失败。

去年10月,阿根廷换了一个以民粹言论著称的总统,叫费尔南德斯。在当选之前的公开采访中,他不止一次得表示不应该“屈从”国际债主的压力:“阿根廷与IMF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互相尊重的”。

反正对现在的阿根廷来说,还钱是不可能的了,你能拿我怎么办?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大猫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娄在霞 HN151)




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联系我们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